最后一家涉“毒”神秘大客是谁?

来源:新快报  发表时间:2013-08-09 11:43

  ■CFP供图

■恒天然奶粉原料事件追踪

约七成大品牌曾用恒天然奶源

伴随恒天然奶源涉“毒”事件进一步发酵,最后一家不愿意提及名称的企业究竟是谁,至今仍扑朔迷离。至昨日截稿前,恒天然公司仍未就谁是那家要求隐瞒名字的涉“毒”奶粉厂家向本报做出肯定回应,之前指认的雅培也因双方说法有较大分歧而出现“掐架”现象。新快报记者随后一一采访了国内其他尚未卷入此次事件的国内奶粉厂商,发现它们皆声称并未使用恒天然含肉毒杆菌的乳清蛋白粉,但约有七成大品牌奶粉商承自身有使用恒天然的奶源。由于恒天然原料事件中的“神秘客户”迟迟未能完全浮出水面,这些奶粉商也因此大受牵连,销量受事件影响下降。

专家

可申请强制公开“神秘客户”

由于恒天然集团昨日并未就“神秘客户”再做出任何解释。而若按照雅培的说法,雅培公司不属于38吨受污染的乳清蛋白粉的使用者,那么除了38吨通过恒天然受污染管道生产的乳清蛋白粉,可能还有其他通过该管道生产的乳制品也受到了污染。业内还有另外一种推测,即使雅培声称并未使用受污染乳清蛋白粉,且产品生产包装在新西兰;但恒天然集团首席执行官TheoSpierings却表示,此次要求不要提到他们名字的那家婴幼儿营养品生产公司,所生产的产品涉及到的就是恒天然在澳大利亚的DAR-NUM 工厂。如此看来,在澳大利亚恒天然工厂使用涉“毒”乳清蛋白粉的奶粉厂家,很可能另有其人。

广州奶业协会理事长王丁棉对此表示,恒天然在此事处理上态度很不诚恳。“恒天然一直不肯公布最后一家‘神秘客户’,一方面可能是由于双方私下签订了保密协议,另一方面也可能是担心客户名单公开后会产生更大的社会影响。但拒绝公开的行为损害了消费者的知情权,不公开的行为会让消费者更加怀疑,也会因此影响到其他使用新西兰恒天然奶源的奶粉品牌销量。我认为恒天然在此次危机事件的处理上做得很不到位,有推脱责任、转移视线之嫌”。

对恒天然拒绝公开“神秘客户”的做法,有经济法专家表示,根据我国的《消费者权益保护法》消费者享有知悉其购买、使用的商品或者接受的服务的真实情况的权利,如果恒天然不公开客户信息可能对消费者的合法权益造成潜在损害,消费者可向工商行政管理部门申请强制公开恒天然的客户信息。

市场

网店奶粉品牌销售格局骤变

“神秘客户”的真身难觅,而恒天然奶源涉“毒”曝光后已影响到了市场的情绪。

记者走访市场发现,不少在吃这些使用新西兰奶源品牌奶粉的妈妈们,正考虑给宝宝转换成使用其他地区奶源的奶粉,当中以代购进口奶粉的海淘妈妈们为甚。1号店高级商品经理裘怡中就表示,此次恒天然奶粉风波对于新西兰奶源的奶粉品牌销售影响很大,直接导致了使用欧洲奶源的奶粉品牌销量大涨,而使用新西兰奶源的奶粉品牌销量大跌70%。“个别品牌的销售降到了事件前的30%,与此同时,欧洲奶源的奶粉品牌销售放量上涨,个别品牌在此危机后上涨超过3倍。”裘怡中称,就网店销售而言,整个奶粉品牌的销售格局因此事件发生了变化。

新快报记者就此还采访了其他供应奶粉的大型电商,他们所指的销量大降的使用新西兰奶源的奶粉品牌是否多美滋和可瑞康。对此,他们并未直接回应,而是婉转表示目前直接说明是哪家品牌十分敏感,仅肯指出是使用新西兰奶源的奶粉品牌销量大受影响。有乳品行业内资深人士指出,可瑞康奶粉在中国的主要销售渠道就是通过电商渠道,此次事件在电商渠道受影响最大的无疑就是可瑞康及与其属同一集团的多美滋奶粉。

编辑: Winzi
对《最后一家涉“毒”神秘大客是谁?》表态
对《最后一家涉“毒”神秘大客是谁?》发表评论
新快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