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车的处女座

来源:羊城晚报-金羊网 作者:雁 戈 发表时间:2015-08-11 09:37

□雁 戈

女人和男人开了两间房,一间在左,一间在右,并排相依。这是女人留给男人的最大尺度。

进屋后,男人发现酒店给了他一个莫大的惊喜,两间屋子竟然拥有一个共用的露天阳台。他站在露天阳台上,女人房间里的一切全都暴露在他的眼皮底下。如果女人不反对,他还可以推开虚掩着的门,走进她的房间。

这时候的女人似乎正在洗浴。一天的舟车劳顿,又是女人自己开车,她一定累得够呛。男人也曾试着摆摆男人的风度,无比怜惜地对女人说,别把身体给累坏了,我来开一段吧?女人笑笑,一口回绝了男人,我的车,从不给别人开。然后,他们在服务站小憩了一会,女人又说,自己的车一定要自己开,哪里有剐蹭,哪里有碰撞,才能做到心中有数。男人本不赞同女人的说法,他的一辆二手敞篷车让圈子里的兄弟朋友借了个遍,留下剐痕无数,男人眉头都不曾皱一下。但在这个女人面前,他不得不曲意迎合。他很担心,女人一个不高兴便会把他扔在马路上。

也正因为如此,尽管男人很想欣赏一下女人出浴时湿漉漉的头发、包裹在大浴巾里的曲线和裸露着的肩膀,他还是老老实实地退回到自己的房间里。直到听见女人的召唤,男人才故作腔调地答应着,脚步轻盈地走到女人房间的落地窗前。男人敲敲窗玻璃,示意女人打开通往露天阳台的小门。女人却抬手在半空兜了半圈,让男人走前面的正门。男人一愣,在心里骂了句娘,悻悻地绕回自己的房间,开门出去,却见女人已经穿戴整齐地站在门口候着了。

我们出去吃饭。女人说。

男人说声“好”,接过女人递过来的坤包,跟她一前一后进了电梯。

电梯降了两层,女人忽然说,我们不出去了。

男人一怔,电梯又降了一层。

女人接着说,房间外面那个露天阳台,我们可以在那儿吃晚餐。

男人喜出望外,忙掏出手机说,我马上叫外卖。

女人摁住男人的手,说,我不喜欢有第三者来打扰我们。你去超市买点心,车里有两瓶好酒,我马上去拿。

于是,两个人分头行事。

男人刚刚选了几样女人爱吃的点心,手机突然响了。

你快来停车场,车的保险杠上怎么会有一道剐痕?是女人的声音。

男人飞跑着去了地下停车场。女人当着两名保安的面问,我们出发之前,你有没有发现这道剐痕。男人摇头说,我没在意。女人说,我的车有没有剐痕,我心中肯定有数。男人点头说,这我知道,你向来心细。女人又问,在来的路上,你有没有感觉到车有剐蹭?男人摇头说,我没在意。女人说,如果在路上有剐蹭,我一定感觉得到。男人点头说,那是肯定的。女人又问,车子停进来时,你有没有看到这道剐痕?男人摇头说,我没在意。

保安有些不耐烦地说,你这车子一定不是在我们这里剐蹭的。

那是在哪儿剐蹭的?女人问。

我怎么知道?保安说,不信,你可以翻看我们的监控录像。

翻就翻。女人吩咐男人,你跟他们去。

男人劝女人,这么一点剐痕,算了吧?也花不了几个钱。

这不是钱的问题。女人说,我只是想做到心中有数。你想想,今天我们在路上剐蹭过吗?

男人想了想,说,我觉得有可能是在来酒店的单行道上剐蹭的。

你确定?女人问。

男人轻轻点了点头,显得很没把握。

那好!女人说,我们现在就开车去看看现场,我得闹个明白。

男人看看天色,欲言又止。女人已然进了驾驶室,男人只得跟了进去。

他们很快便到了男人所说的单行道上。女人说,就是这儿吧?男人点头说,应该就是。女人说,这里并不窄。男人说,那时候车多,而且似乎还有一辆逆行的摩托车。女人说,那时候开得很慢。男人说,你现在可以开快一点。

女人看了男人一眼,不吭声,使劲儿踩了一脚油。车子一个回旋,车头猛地扎在了路边的钢制护栏上。女人下了车,围着车头转了半圈,回头冲着男人幸灾乐祸地笑。

这时,女人的手机响了,男人看了看放在车里的手机,说,你老公的电话。

女人让男人接通车载蓝牙,车内立即传来女人老公欣喜的声音:你交待我的事有结果了。我花了三天时间翻看了小区的监控录像,你保险杠上的那道剐痕是一辆送水的三轮车不小心剐蹭的。车主也已找到……

现在没事了,车的保险杠已经被我撞碎了。女人淡淡地回了一句,坐进驾驶室,掐断电话,扭头说,这事儿总算是闹明白了。那神情,既像是对男人说,又像是自言自语。

编辑:林晓彦
数字报

开车的处女座

羊城晚报-金羊网  作者:雁 戈  2015-08-11

□雁 戈

女人和男人开了两间房,一间在左,一间在右,并排相依。这是女人留给男人的最大尺度。

进屋后,男人发现酒店给了他一个莫大的惊喜,两间屋子竟然拥有一个共用的露天阳台。他站在露天阳台上,女人房间里的一切全都暴露在他的眼皮底下。如果女人不反对,他还可以推开虚掩着的门,走进她的房间。

这时候的女人似乎正在洗浴。一天的舟车劳顿,又是女人自己开车,她一定累得够呛。男人也曾试着摆摆男人的风度,无比怜惜地对女人说,别把身体给累坏了,我来开一段吧?女人笑笑,一口回绝了男人,我的车,从不给别人开。然后,他们在服务站小憩了一会,女人又说,自己的车一定要自己开,哪里有剐蹭,哪里有碰撞,才能做到心中有数。男人本不赞同女人的说法,他的一辆二手敞篷车让圈子里的兄弟朋友借了个遍,留下剐痕无数,男人眉头都不曾皱一下。但在这个女人面前,他不得不曲意迎合。他很担心,女人一个不高兴便会把他扔在马路上。

也正因为如此,尽管男人很想欣赏一下女人出浴时湿漉漉的头发、包裹在大浴巾里的曲线和裸露着的肩膀,他还是老老实实地退回到自己的房间里。直到听见女人的召唤,男人才故作腔调地答应着,脚步轻盈地走到女人房间的落地窗前。男人敲敲窗玻璃,示意女人打开通往露天阳台的小门。女人却抬手在半空兜了半圈,让男人走前面的正门。男人一愣,在心里骂了句娘,悻悻地绕回自己的房间,开门出去,却见女人已经穿戴整齐地站在门口候着了。

我们出去吃饭。女人说。

男人说声“好”,接过女人递过来的坤包,跟她一前一后进了电梯。

电梯降了两层,女人忽然说,我们不出去了。

男人一怔,电梯又降了一层。

女人接着说,房间外面那个露天阳台,我们可以在那儿吃晚餐。

男人喜出望外,忙掏出手机说,我马上叫外卖。

女人摁住男人的手,说,我不喜欢有第三者来打扰我们。你去超市买点心,车里有两瓶好酒,我马上去拿。

于是,两个人分头行事。

男人刚刚选了几样女人爱吃的点心,手机突然响了。

你快来停车场,车的保险杠上怎么会有一道剐痕?是女人的声音。

男人飞跑着去了地下停车场。女人当着两名保安的面问,我们出发之前,你有没有发现这道剐痕。男人摇头说,我没在意。女人说,我的车有没有剐痕,我心中肯定有数。男人点头说,这我知道,你向来心细。女人又问,在来的路上,你有没有感觉到车有剐蹭?男人摇头说,我没在意。女人说,如果在路上有剐蹭,我一定感觉得到。男人点头说,那是肯定的。女人又问,车子停进来时,你有没有看到这道剐痕?男人摇头说,我没在意。

保安有些不耐烦地说,你这车子一定不是在我们这里剐蹭的。

那是在哪儿剐蹭的?女人问。

我怎么知道?保安说,不信,你可以翻看我们的监控录像。

翻就翻。女人吩咐男人,你跟他们去。

男人劝女人,这么一点剐痕,算了吧?也花不了几个钱。

这不是钱的问题。女人说,我只是想做到心中有数。你想想,今天我们在路上剐蹭过吗?

男人想了想,说,我觉得有可能是在来酒店的单行道上剐蹭的。

你确定?女人问。

男人轻轻点了点头,显得很没把握。

那好!女人说,我们现在就开车去看看现场,我得闹个明白。

男人看看天色,欲言又止。女人已然进了驾驶室,男人只得跟了进去。

他们很快便到了男人所说的单行道上。女人说,就是这儿吧?男人点头说,应该就是。女人说,这里并不窄。男人说,那时候车多,而且似乎还有一辆逆行的摩托车。女人说,那时候开得很慢。男人说,你现在可以开快一点。

女人看了男人一眼,不吭声,使劲儿踩了一脚油。车子一个回旋,车头猛地扎在了路边的钢制护栏上。女人下了车,围着车头转了半圈,回头冲着男人幸灾乐祸地笑。

这时,女人的手机响了,男人看了看放在车里的手机,说,你老公的电话。

女人让男人接通车载蓝牙,车内立即传来女人老公欣喜的声音:你交待我的事有结果了。我花了三天时间翻看了小区的监控录像,你保险杠上的那道剐痕是一辆送水的三轮车不小心剐蹭的。车主也已找到……

现在没事了,车的保险杠已经被我撞碎了。女人淡淡地回了一句,坐进驾驶室,掐断电话,扭头说,这事儿总算是闹明白了。那神情,既像是对男人说,又像是自言自语。

编辑:林晓彦
新闻排行版